收藏
二維碼

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!

當前位置:車訊網 > 試駕 > 正文

星爺與雪佛蘭沃蘭多在東北 探尋甲午戰爭

2019年04月09日 09:15 來源:車訊網 作者:夏星
分享到:

  【車訊網 報道】說到甲午戰爭,許多人的第一反應是海戰。甚至有人以為甲午戰爭僅僅是中日兩國海軍之間的一場戰斗。實際上,那場戰爭主要發生在陸地。從朝鮮開始,一直打到鴨綠江,隨后日軍入侵,在遼寧省境內,大大小小的戰斗,又打了幾十場。這次,借著試駕雪佛蘭沃蘭多的機會,我從北京出發,駕車來到中朝邊境,沿著當年戰爭的足跡,走了一圈。

  今年,是甲午戰爭爆發125周年。那次戰爭對咱們來說,是一場悲哀的戰爭。千百年來,日本是個始終跟在咱們身后,全面模仿、全面學習的落后之國。沒想到,一夜之間,人家竟然強大起來,把咱打敗了,連割地帶賠款,才把事兒擺平。絕對奇恥大辱。

  在甲午戰爭當中,多數戰斗令人沮喪——基本都是日軍勇猛沖鋒,我軍抵抗一下,然后把槍一放,轉身就跑。比如大連灣炮臺,日軍逼近時,守軍請求增援,李鴻章說:寧肯不要大連灣,也得保住旅順口。潛臺詞就是,援兵沒有,可以不抵抗。結果,巨大的軍事要塞,白白送給了日軍。哦,對了,隨炮臺一起贈送的,還有120門火炮、246萬發炮彈、600多支德國步槍、3381萬顆子彈。

  如此令人喪氣的事兒,在甲午戰爭中還有很多。但是,這次駕車前往東北,我卻發現一段令人振奮的故事。

  它發生在遼陽東路,也就是下圖中標著“鳳城之戰”、“草河口之戰”、“摩天嶺之戰”的地區。

  從鳳城到摩天嶺,是我軍攔截日軍的一系列戰事。當時,日軍跨過鴨綠江,入侵我國后,先是占了九連城、安東(今丹東)與鳳城,接著,他們又繼續北上。我軍在鳳城與摩天嶺之間,成功地阻擊了日軍。在整個甲午戰爭中,這是一段讀起來最痛快的戰史。

  此行的交通工具,是一輛雪佛蘭的沃蘭多。

  沃蘭多的外觀與眾不同。它有點兒像SUV,可底盤離地間隙看上去與轎車差不多(我不知道具體尺寸,但這一路走了許多爛路,一點問題也沒有);內部的大空間與3排座,有點兒像MPV,可外觀與傳統的MPV相差甚遠。

  事實上,糾結它是哪一類車,有些多余。只要能夠滿足需求,就行了。

  沃蘭多確實是一輛能夠滿足需求的車。它的空間很大——將后排座折疊,地板平整,長度約為1.9米,鋪上氣墊與睡袋,這一路上的住宿費就全省了。

  此外,作為自駕游的必備品:手機互聯、巡航定速、胎壓顯示,等等,也一應俱全。

  其實,沃蘭多起步價僅為11.49萬元,聽說4S店還有優惠。如果買低配版本,大概10萬元就能落地,至于中配的自動擋車型,12萬元左右就差不多了。

  它的動力是一臺1.3T渦輪增壓發動機,匹配6速手自一體變速器。在前往遼寧的高速公路上,開啟巡航定速。當時速設定在100公里時,發動機轉速約為1950轉;時速120公里時,發動機轉速約2450轉。

  去程那天,路上車很少,車速始終保持恒定,頭100公里的油耗顯示是5.2升,后來逐漸降低,最低降到4.9升。回程時,路上車輛較多,時快時慢,油耗隨之上升,大致保持在6.3升左右。

  就這樣,輕輕松松地駕車850公里,來到丹東。尋訪戰爭足跡的旅行,從這兒開始。

  因為,甲午戰爭在我國陸地上的第一仗,就在丹東。

  甲午戰爭的起源,是朝鮮內亂,中日兩國均出動軍隊平叛。但我國是應邀去的,日本是不請自來,顯然不懷好意。果然,沒過多久,它開始向我國挑釁,最終逼得咱們,在今天韓國一個叫成歡的地方,與日軍打了一仗。很遺憾,這場戰斗咱們輸了。日本人興高采烈,甚至搭建了一座凱旋門,熱烈慶祝。

  隨后,中日兩軍又在平壤打了一仗。那場戰斗更窩囊——打了一天,不分勝負,日軍已經處于彈盡糧絕的邊緣。可到了晚上,我軍主動撤退,并把35門火炮、900發炮彈、959支步槍、76萬發子彈,以及1.5萬人1個月的軍糧,全部留給日軍,解決了日軍的燃眉之急。

  目睹此景的西方武官評論:中國軍隊雖然規模大、裝備精良,但不具備現代作戰素質,戰術落后,是一支不堪一擊的軍隊。

  說到裝備精良,可能有人不理解。這么多年,有人一直堅信我軍是大刀長矛,敵人是堅船利炮。其實,那只不過是給失敗找個借口。您看下面這幾張甲午戰爭時期的照片,后膛炮、機關炮、連發步槍、兵工廠、炮彈廠,咱們一應俱全。

  日本鬼子第一次踏上我國領土的地方——安平河口。

  平壤之戰以后,我軍退出朝鮮。當時,朝廷已經調集軍隊,打算進入朝鮮增援,御敵于國門之外。但李鴻章建議只守家門口,放棄朝鮮。朝廷接受了他的建議。于是,靠3萬人和90門大炮,建立了鴨綠江防線。

  日軍也沒閑著,他們在平壤休整了一下,然后來到鴨綠江,并在一個叫安平河口的地方,跨過鴨綠江。就這樣,日本鬼子第一次站在了中國領土上。

  安平河口在丹東市區東北方向31公里處,我抵達這里時,天色已晚。安平河在此匯入鴨綠江,我把車一直開到當年日軍登陸的地方,對面700米處,就是朝鮮。

  這支首批入侵我國的日軍,原本打算沿鴨綠江西行,從側面進攻虎山。但由于地形阻礙,他們未能按時趕到,因而錯過了次日的虎山作戰。

  虎山:明朝萬里長城的最東端。

  關于明朝的萬里長城,以前的說法是,東起山海關,西到嘉峪關。后來,經過專家研究,發現真正的東起點不在山海關,而在鴨綠江——可能就是虎山。遺憾的是,這一帶的長城已經蕩然無存,如今所見,只是仿古建筑。

  虎山斜對面,是朝鮮境內的義州,義州旁邊的小山上,有座亭子,叫統軍亭。當時,日軍大將山縣有朋,就是站在亭內,指揮作戰。

  順便說一句:此行運氣不太好,連日陰沉,霧氣茫茫,到處灰蒙蒙,照片您只能湊合著看。抱歉。

 

  日軍連夜搭橋,從虎山正面發動進攻。

  日軍從安平河口入侵我國的當天晚上,另一批日軍在虎山對面的鴨綠江上,架設橋梁。到了第二天早上,架設完畢。從6點開始,大批日軍隨即過江。他們分成左右兩路進攻虎山,東邊的一路,搶占了虎山左側的高地(下圖),從側面向虎山射擊。

  僅僅4個小時,虎山之戰便結束了,鴨綠江失守。

  但是,我軍防守嚴密,用大炮和步槍,壓制日軍。就在日軍攻擊受挫,士氣衰落之時,司令山縣有朋把最后一支部隊派了上去,迂回穿插,從背后進攻我軍,到了上午10點半,我軍抵擋不住,往西撤退到九連城。

  僅僅4個小時,虎山之戰便以失守告終。

  九連城在虎山西側,大概5公里左右,如今是個鎮,當年是重兵把守的地方。日軍占領虎山后,山縣有朋立即率領司令部過江,下令次日一大早,攻打九連城。

  重兵防守的九連城,白白送給了日軍。

  因為知道我軍有3萬人,日軍不敢掉以輕心,集中了所有過江部隊,大概有2萬多人,兵分三路,小心翼翼地靠近九連城。不過,日軍很快發現,城里并無軍隊。原來,我軍連夜撤退了。就這樣,日軍輕松地占領了九連城,并把司令部設在城里的稅局中——此處如今是座學校,門前豎立著稅局遺址的標志。

  九連城東側有座小山,山上有座紀念碑。那是甲午戰爭結束10年后,日本與俄國在此又爆發了日俄戰爭,戰后,日本人修建的。

  站在紀念碑旁,往東看,虎山近在咫尺。

  日軍1個大隊,才1000人左右,就輕松占領了安東縣城。

  就在日軍占領九連城的同時,山縣有朋派出一個大隊,來到安東縣城、也就是今天的丹東市區的對面,隔著鴨綠江,試圖牽制我軍。但這個大隊很快發現縣城里沒有中國軍隊,于是過江,占領了安東。就這樣,3萬人構筑的鴨綠江防線,在一天之內全部瓦解。74門火炮、4400支步槍、3萬發炮彈、430萬顆子彈,以及大量的軍糧,全部送給了日軍。

  后來,日本人在安東修建了神社,也就是今天的錦江山公園。

  從丹東出發,沿304國道往北,是當年日軍跨過鴨綠江后,試圖進攻沈陽的路線。

  日軍跨過鴨綠江后,計劃從安東往北,經過鳳城、薛禮、金家河、草河口、連山關、摩天嶺之后,占領遼陽,再進軍沈陽。但他們沒想到,在連山關與賽馬鎮之間,日軍徹底敗給了中國軍隊。

 

  當時,連夜逃離九連城與安東縣城的中國軍隊,往北去了鳳城。鳳城距離丹東只有55公里,駕車很快就到了。鳳城四周都是山,其中南側的鳳凰山是風景勝地,草河與瑗河在此匯合,景色不錯

  我軍在摩天嶺與賽馬鎮之間,建立了新的防線。

  我軍逃到鳳城后,感覺這一帶山勢平緩,難以固守。于是,放棄鳳城,接著往北撤,在摩天嶺一帶建立了新的防線。這條防線有2支部隊,依克唐阿的部隊在東,聶士成的部隊在西。于是,我駕車沿304國道繼續往北。行駛25公里,途經薛禮——當時,日軍攻擊摩天嶺失敗,退到這里,駐扎下來,與我軍對峙。

  薛禮再往前,是金家河。駐鳳城的日軍司令官看到自己的部下進攻摩天嶺失敗,很惱火,親自率軍進攻。與此同時,我軍將領聶士成與依克唐阿聯手,正打算進攻鳳城。兩國軍隊在金家河意外撞上,隨即開打,從上午打到黃昏,持續6個小時,我軍傷亡110人,被俘16人,日軍傷亡60人。

  金家河再往北,是通遠堡。金家河之戰后,我軍有一部分,退到此處駐扎。

  通遠堡往東50公里,是賽馬鎮,是當時依克唐阿率軍駐守的地方。據說依克唐阿當時是黑龍江將軍,甲午戰爭爆發后,他主動請戰,率軍來到遼寧。

  依克唐阿率軍,與日軍展開游擊戰,非常成功。

  通遠堡往北13公里,是草河口。當時,從鳳城來到這兒的日軍,有9個中隊。聶士成與依克唐阿率軍6500人,東西夾擊,在這兒打了6個小時。雖然沒有獲勝,但因此造成駐鳳城日軍全部出動,試圖追擊我軍。依克唐阿率軍神出鬼沒,與敵人展開游擊戰,讓日軍摸不著頭腦,在一片冰天雪地中,四處亂撞了10多天,每天都有幾十人甚至上百人凍傷,由于減員嚴重,最后不得不全部返回鳳城。

  依克唐阿的這次游擊戰堪稱經典。同樣經典的戰斗,發生在連山關——過草河口大概20公里,來到前往連山關的路口。

  這個路口距離丹東144公里。也就是說,我從丹東出發,沿304國道行駛144公里之后,在此左轉進入310省道。

  日軍一度占領連山關,但最終還是以撤軍告終。

  左轉后大概1公里,便是連山關鎮。日軍入侵我國時,在虎山、九連城連續獲勝,非常得意,以為中國軍隊不堪一擊。但他們來到連山關,打算越過摩天嶺,進軍沈陽時,卻在連山關一帶遭到了阻擊。

  日軍雖然一度占領了連山關,但沒能繼續往前,并在聶士成率領的軍隊的圍攻下,被迫撤回草河口——沒能如愿以償地跨過摩天嶺。有的書上將此戰稱為摩天嶺之戰,實際上,我軍與日軍交戰的地方有2處,第一在連山關,第二是草河口。

  這場戰斗,是甲午戰爭中,非常罕見的一場勝仗。日軍在草河口支撐不下去,最終只得退回鳳城,再無戰績。駐鳳城的日軍司令叫立見尚文,是個少將,他為此憂郁不已,還寫了首詩:留守鳳城四月閱,每聞戰捷劍空鳴。難忍功名爭競念,夢魂一夜屠清京。

  駕車來到摩天嶺的埡口處,這里視野開闊,山勢壯觀——如果是夏季或秋季,應該能欣賞到更美的景色。

  有的書上介紹,摩天嶺是保衛沈陽的最后一條防線,一旦過了這座大高山,再無天險可守。可據我觀察,摩天嶺之后,依舊是群山連綿,并非一馬平川。

  此時的北京已經鮮花盛開,可山谷深處的溪流,依舊處于凍結狀態。我駕車沿小路在摩天嶺周圍轉了一圈,雖然沒能找到明確的戰場遺跡,但意外地發現,沃蘭多這輛只有1.3T動力的車,在坎坷山道上,游刃有余。

  沃蘭多的車身造型很像SUV,但底盤離地間隙似乎并不大,通過這次體驗得知,它在山區、在砂石路上的表現,非常不錯。

  摩天嶺背后的磐龍寺——聶士成的指揮部。

  跨過摩天嶺,下山途中,經過一座寺院——磐龍寺。此處屬于遼陽市甜水滿族鄉李家村,寺院規模雖然不大,但建筑很有氣勢,地理位置更是優越。

  據寺中的住持釋明性法師介紹,當年,聶士成將指揮部設在寺中,指揮軍隊阻擊日軍。

  對聶士成的最高褒獎——威震夷狄、德沛軍民。

  甲午戰爭雖是咱們戰敗,但遼東這一帶的戰斗,是以我軍獲勝告終。所以,戰后,在此樹立了石碑,以示紀念。其中,威震夷狄四個字,是對聶士成的最高褒獎。

  聶士成是第一批入朝的軍官。當時,朝鮮內亂已經結束,我軍入朝變得毫無意義,而此時日軍正在蠢蠢欲動。于是,他趕緊給李鴻章發電,建議撤軍,從而讓日軍失去進入朝鮮的理由。事實上,如果李鴻章聽從了他的建議,甲午戰爭或許能避免。

  當聶士成把日軍阻擋在摩天嶺之后,又一次向李鴻章建議,派精兵深入敵后,在日軍后方實施游擊戰——前幾天依克唐阿的游擊戰,非常成功。可惜的是,面對這一大膽的創舉,李鴻章明確表示不同意。

  縱觀甲午戰爭,能夠主動進攻,并在運動中,尋找戰機,出其不意地打擊敵人,唯有聶士成與依克唐阿兩支部隊做到了。其余軍隊,全部是消極防御、被動挨打。這種習慣,到了抗日戰爭期間,依舊如此。

  遺憾的是,聶士成與依克唐阿在實戰中摸索出來的先進經驗,并沒有得以推廣。

  畏縮在鳳城的日軍雖然毫無建樹,但遼東半島南部的日軍,逐步向北推進,從蓋州到海城,從大石橋到營口,最終,在田莊臺與中國軍隊打了最后一仗。

  每次駕車到東北,路過田莊臺時,我都會下高速進去,拜謁一下。而我每次來,這里都是靜悄悄的,不見人影。

  或許,人們已經忘了,這里安葬著甲午戰爭中的烈士。

  還有一些人,將甲午戰爭的失敗,理解成沒有炮彈、炮彈里都是沙子。

  更有一些人,將甲午戰爭的失敗,理解成大刀長矛與堅船利炮的對抗,打不過,理所當然。

  甲午戰爭結束后,朝廷賜依克唐阿頭品頂戴,出任盛京將軍,4年后的1899年去世。聶士成回到天津附近,用德國制度訓練軍隊,到了1900年,他犧牲在抵抗八國聯軍的天津戰場上——紀念他的銅像,佇立在天津市區,這位民族英雄犧牲的地方。

 


  延伸閱讀:《感受上汽通用雪佛蘭沃蘭多 實用主義至上》

  最初,看到沃蘭多的上市報道,以為是輛MPV。看到實車,感覺不太像。廠家將其稱為“大兩廂”,有位同行把它喚作跨界車。折騰半天,終于想明白了——什么名稱其實無所謂,關鍵在于,它非常實用。

本車相關
太湖字谜